博物馆如何处理时间

  • 120分钟
  •   2018年11月份,我在上海博物馆及周边即兴走了约3…  2018年11月份,我在上海博物馆及周边即兴走了约3小时,就一些材料进行了临时性的制图学工作。制图学,就是让实在、图像与词,形成它们转化暨生产关系的场景图式。我重新注解它,给它注入一些临时内容,由此作为一种测量我们身处之现实地形的方式。当然,稻电影的这种散漫的、临时性的写(行为和过程),是我所在意的——一种让现实泛灵为书写的制作。

博物馆如何处理时间评论

  • 评论加载中...